///
19年,民警儿女帮烈士父母圆“家”

民警儿子赵春舒、黄旭、石明来到肇玉芳、于大华承包的果园帮着干活儿并玩起自拍(从左至右分别为赵春舒、黄旭、肇玉芳、于大华、石明)。

  这是一个特殊的家庭,超越了血缘和生死:于大华和肇玉芳的民警儿子于海,在追捕嫌犯过程中壮烈牺牲。于海所在单位的战友,19年来接力履行着“你为国尽忠,我替你尽孝”的铮铮誓言,把于海的父母唤作“爸妈”,像亲生儿女一样照顾着老人,陪老人过节,病床前护理,带他们旅游。这些民警儿女用行动消除了两位老人对于养老、医疗的担心,并有了新的精神寄托,老少两代携手完成了和谐家庭的精神重建。

  9月22日,沈阳市回龙岗公墓,一群民警簇拥着两位素衣老人,为于海烈士献花祭扫,气氛庄严肃穆。于海是两位老人的独子,牺牲前系沈阳市公安局公交分局的一名刑警。

  这一天是于海牺牲19周年忌日。

  19年来,每到清明和于海忌日,祭扫烈士墓已成为沈阳市公安局公交分局新老民警约定俗成的规矩。19年间,于海的战友们把他的父母唤作“爸妈”,用温暖陪伴帮助老人消弭失子之痛,让这个家庭回归正常。

  “十一”前夕,记者走进于海的父亲于大华的家,还原两位老人和一群民警儿女的动情往事。爱,在这个家不曾离开,也会一直延续。

  失去一个儿子,来了一群孩子

  于大华的家中,有关于海的照片、证书、用过的警衔仍然留存着,儿子从警是他莫大的骄傲。

  “他从小就想当警察,真正推动他朝这个方向努力的是他上初中时,一次被校外的小混混拦住要钱,他回家后愤愤地说长大后就当警察,把这些坏人全都抓起来。”于大华说。

  1998年,于海从警校毕业后进入公安部门,先后从事过反扒、刑警等工作。

  2000年9月22日下午,沈阳警方接到群众举报,一辆被盗车辆在大东区三家子一带出现。已经连续工作一天一夜的于海主动请战,与另外6名民警迅速出击。就在于海接近该车准备实施抓捕的瞬间,歹徒突然加大油门,直冲于海撞去,鲜血顿时染红了马路。虽经全力抢救,年仅23岁的于海终因心脏主动脉破裂、胸腔积血过多而壮烈牺牲。

  尽管事过19年,忆及往事,于海的母亲肇玉芳噙在眼里的泪饱含那日的悲伤:“那天我有事没在家,他爸打电话叫我回来的时候,我就有一些不好的预感。赶到于海单位,得到孩子牺牲的确切消息,感觉天都塌了!”

  今年69岁的于大华也难掩悲情:“于海特别懂事孝顺,凡事不让我们操心,而且工作认真,也懂得节俭。有一次单位凌晨3点集合有任务,他头一晚回家陪我们吃完饭便坐公交车回单位了,自己还说道远打车不划算。”

  于海牺牲时,辽宁公安英烈基金会尚未成立,相关补偿并不高。老两口只领取了抚恤金和慰问金,没再提过任何要求,甚至拒领丧葬费。“当时一直有个幻觉,感觉这钱没收,儿子就还活着。”肇玉芳说。

 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,几乎击垮了肇玉芳,她整天以泪洗面。在于海牺牲后的几个月里,于海生前战友轮流来家里陪两位老人。肇玉芳至今记得,他们几个人挤在床前的沙发上,又不太会说劝慰的话,就那样默默地守着她。

  有一阵子,肇玉芳看见这些孩子穿着警服在眼前,就忍不住流泪。孩子们很细心,再来的时候就都不穿警服了。有时候从单位赶过来,来不及换警服,就在楼下的车里匆忙换一下。

  不久后,于大华和肇玉芳去外地亲戚家串门,顺便散散心。当时两人还没有手机,这些孩子联系不上他们,在全城整整找了3天,最后想尽办法找到于大华的母亲才弄清原委。

  “回家后,这些孩子看到我俩都哭了,要我们以后出门一定告诉他们一声。其实我心里明白,他们是怕我俩想不开出意外,但那一刻还是被这些孩子感动了,他们是在真心实意关心我们。”肇玉芳说。

  就这样,这些孩子介入了于大华、肇玉芳的生活,他们的陪伴,慢慢减轻了两位老人的失子之痛。

19年来,每到清明和于海忌日,祭扫烈士墓已成为沈阳市公安局公交分局新老民警约定俗成的规矩。

  唤一声“爸妈”,关心照顾19年

  料理完于海的后事,于海的战友们围着肇玉芳说:“以后我们都是您的孩子。”当时肇玉芳并没当真,以为这是孩子们同情自己说的一句客套话,但后来的事情远远超过她的预料。

 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这些孩子中有人开始称呼于大华、肇玉芳为“爸妈”,大家也陆续跟着改口,彼此并没有尴尬。

  讲起和这些“儿女”之间的故事,肇玉芳有说不完的话。对这些孩子的性格、工作,肇玉芳如数家珍,范驰、黄旭、师帅、张顺国、石明……一些孩子因工作调动离开了原单位,但也没有中断来往。

  2011年夏天,于大华突然晕倒,被送到医院后诊断为心肌梗死,需要马上做心脏支架手术。肇玉芳当时吓得手脚发软,连在手术通知书上签字的笔都无法握住。无助的肇玉芳给范驰打了电话,范驰立即赶到医院,并毫不犹豫地在手术通知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。黄旭出差回到沈阳后也直接赶到医院。

  在于大华住院的日子里,孩子们轮班去护理。肇玉芳说:“医院的环境不好,我不想他们在医院待太久,可他们 说自家人有啥客气的。看到他们忙前忙后,这心里特别温暖和踏实。”

  2015年正月初六一大早,于大华刚起床就接到黄旭的电话:“爸,你起床没?要是起床了下趟楼啊。”于大华下楼一看,黄旭自己端着一大屉饺子,上面盖着保鲜膜,身后还有一堆礼物。

  原来,这年是于大华66岁生日年,按照北方习俗,儿女要在正月初六这一天给父母包68个饺子,黄旭一早便和妻子包好饺子送了过来。“我也算挺坚强的一个人,可那天真没绷住,流了泪,难得孩子这份心。”于大华回忆说。

  在肇玉芳眼里,黄旭这个孩子话不多但心特别细,下班后时不时就来家里待一阵子再回自己的小家,临走前还习惯性地把各屋转一遍。“一次他已经走了一阵子,又折了回来,手里多了两袋米,我问他咋买米了啊,他说‘我看你剩的米不多了’。”肇玉芳说。

  师帅是民警女儿,同样很细心,尽管已经调离公交分局,但逢年过节都会来探望二老,肇玉芳有心事也习惯找她唠唠。去年9月,沈阳市公安局举行纪念英烈活动,肇玉芳被邀参加并发言。她有点儿紧张,就拨通了师帅的电话。电话那头,师帅鼓励她:“妈,不用紧张,我一会儿就去你那儿,到时我坐台下给你打气。”

  没多久,师帅便买来新衣服赶来让肇玉芳试穿,肇玉芳责怪师帅不应该花这钱,但师帅宽慰她说:“这么重要的活动,妈一定要风风光光地参加,穿上新衣服提精气神儿。”

  就这样,19年来“儿女们”从来没有落下年节、两人生日、父亲节、母亲节,周末泡温泉、旅游、挖野菜,带着不能坐长途车的二老走遍了全省。

  “说来你可能都不信,19年里我们老两口连米面油都没买过,全是孩子们孝敬的,穿的也没缺过。邻居和亲戚都说,即便亲儿子在世也未必能做到这样细致。”于大华满是感慨。

  暖暖亲情,扶持老人走出阴霾

  于海走后的前几年,由于悲伤过度,于大华和肇玉芳经常生病住院,最多的一年,两人先后住过22次院。

  2014年,于大华查出右眼基底细胞癌。“我俩都是工薪阶层,最无助的时候,孩子们齐刷刷地赶到医院,说医疗费不够大家一起拿。连病友都纳闷‘你怎么有这么多好儿女’。”于大华说。

  “妈,上回给您买的连衣裙怎么没穿?”“爸,给您带的海鲜吃完了吗?”“妈,你看我这几年得的奖章不少呢。”“妈,你孙子蹿个儿快一米九了”……于大华、肇玉芳的手机里,孩子们和他俩日常交流总有说不完的话题。

  亲情,在两代人的点滴生活中弥漫,在彼此的牵挂中升温。

  这些年,于大华夫妻俩眼见着孩子们事业有成,有的已经走上领导岗位,但唯独在结婚生子上,这些孩子都刻意隐瞒,就是害怕两位老人会拿已经牺牲的儿子作对比而伤心。

  “拿范驰来说吧,当初我一直张罗给他介绍对象,他总说工作忙不着急。有一年路过他单位,我就合计上他办公室看看,翻开他倒扣在桌上的一个相架,才知道他的孩子都好几岁了。”肇玉芳笑着说,“不过,打那以后,他经常带着老婆孩子来家里。”

  去年,偶然得知警队90后民警赵春舒回本溪老家结婚,于大华、肇玉芳提出一定要参加他的婚礼,并最终成行。在黄旭看来,这反而是件好事,至少二老摆脱了一个心结,从往事中抽身出来,能像其他退休的老人那样安度晚年。

  “我俩特别喜欢赵春舒这孩子,朝气蓬勃的,而且特别实在,回老家总记着给我们带土特产。知道我喜欢挖野菜,周末他就带我到郊外去找。后来我反应过来,他家也不在农村,给我带的土特产也是他自己花钱买的啊。”肇玉芳说。

  因为孩子们买东西的事,于大华和肇玉芳还闹起了别扭。他责怪老伴儿:“孩子们都上有老下有小,经济压力也不小,以后再问你东西好不好,你不能再回‘好’,你一说‘好’他们就要接着买。”可肇玉芳觉得过意不去:“孩子们买礼物都用了心,你再说不好多伤人。”

  今年春天,于大华和肇玉芳抱着休闲娱乐的想法,在沈北新区承包了一片果园。孩子们知道后,一到周末就往山上跑,帮着干活、做饭。秋天果子丰收,他们又帮着四处联系卖水果。当村民问起老两口来年是否还承包果园时,他俩态度坚决:“不包了,我们不累,倒把孩子们给累够呛,心疼。”

  两位老人最高兴的事,是孩子们真情相伴帮助自己彻底走出阴霾,让家里有了烟火气。因为心情好,老两口的身体也越来越健康,最近三四年没再住过院。

  来源:辽宁日报

  编辑:孙玮

石河子文明网 梅河口文明网 重庆合川文明网 萍乡文明网 中山文明网 吉林市文明网 兰州文明网 新泰文明网 东营文明网 平果文明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