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//
八旬老人著书,以特殊方式鼓励后辈正直做人爱岗敬业

  本溪八旬老人白雪慧写了一本名为《略回首》的书。确切地说,这本没有刊号的书是老人写的回忆录,她原本只想给子孙读,但被传到微信朋友圈后,使很多本溪市民得以阅读。

  人们感动于书中讲述的真实故事,由衷敬佩老人在耄耋之年动笔著书的勇气。作为作者至亲的人,白雪慧的子孙们更是读懂了故事背后的深意——孝行为首、正直做人、爱岗敬业,这分明就是老人用文字形式留给子孙后代的家风家训。 

白雪慧老人在校对书稿。

  在本溪市明山区程家街程和鑫居小区,提起张树玉、白雪慧这对老夫妻,知道的人无不竖起大拇指。张树玉曾是本溪市著名的妇产科专家,名气响当当;白雪慧一辈子教书育人,也是桃李满天下。 

  退休后,夫妻俩一方面尽享退休时光,一方面倾注大量心血在第三代和第四代后人身上——教他们读书识字,更教他们立身处世。

  “父母之爱子,必为之计深远”。这对饱经沧桑的知识分子夫妻对儿孙后辈的感情里,除了含饴弄孙式的慈爱,更多的渗透着孜孜以求的进取期许、方正刚直的人格垂范、家国天下的格局淬炼。

  大半生来,一路艰辛一路歌,他们想让后辈触摸自己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的生命观,践履自己足迹深深、感悟深邃的人间正道。于是,他们对后辈耳提面命、言行垂范;于是,他们握笔伏案,著书传承。 

  一生犯倔的“白老撅” 

  

  白老撅,是孩子们对老年白雪慧的爱称。在白雪慧老伴儿张树玉的解读下,“撅”与“倔”是可以交替使用的。当“撅”字理解时,有直率、不藏着掖着的意思;当“倔”字理解时,有执着、不半途而废的意思。“她从年轻那会儿就这样。”张树玉说。

  说话时,张树玉尽量保持高声大嗓,以便让白雪慧听得清楚些。白雪慧显然听清了老伴儿的解读,她露出孩子一般的笑容,迅速接过老伴儿的话茬,“我要是不撅不倔,别说写不成这本书,恐怕整个人生都要改写了。”

  白雪慧写的回忆录《略回首》,正是从她第一次犯倔入笔的。她在卷首篇《艰难——天真快乐缺失的童年》中这样写道:“1936年3月8日,我出生在辽阳县一个不到十户人家的小山村上瓦峪村,因战乱和家庭困难,到了上学年龄也没法进学校读书。1945年,好不容易盼来了抗战胜利,但父亲重男轻女,仍不准我去上学。一晃到了15岁,父亲又早早给我找了婆家,逼我结婚。这次我的倔脾气终于爆发了,以逃婚抗争。我感谢妈妈,她虽然也不识几个字,但支持我上学。最终,我的倔强、执着战胜了父亲的执拗,并赢来了上学机会。上学后,我如饥似渴地学习,仅用两年半便读完了高小,并考上初级师范学校。”

恩爱的夫妻俩

  白雪慧人生中的第二次犯倔是爱上张树玉。1956年,她响应“到最苦的山村去”的号召,和其他7名女同学自愿报名到桓仁当老师,而由山东医学院肄业的张树玉也脚前脚后来到桓仁工作。与正常毕业分配不同的是,张树玉因毕业实习期间,拒绝把用于急救孩子的紧缺药品提供给某位管事的干部优先使用,而遭到开除团籍、不予毕业的处分。到桓仁后,张树玉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工作当中,后经他人介绍,认识了白雪慧。白雪慧知道张树玉受处分的前因后果后,越发笃定张树玉正直上进,正是自己可以托付终身的人,所以无论别人有多少非议,她都没有动摇。 

  “人生中的第三次犯倔应该是写书吧,早就有想法,80岁生日那天终于动笔。两年多时间,6万多字,其中甘苦自不待言。孩子们见我着急上火,听力明显下降,都劝我放弃,就当写着玩了。可我不能给孩子们树立半途而废的负面形象,硬是咬牙坚持写完了。”白雪慧说这番话时,女儿张璐璐、张琳琳眼圈泛红,姐妹俩压低声音告诉记者:“家中祖孙四代21口人,每个人看完这本书都落泪了。执着是老人的性格,更是值得子孙后代学习的品格。”

  苦练针线活的张大夫  

  “无论身处怎样的逆境,都不要忘了爱岗敬业。”这是白雪慧的人生感悟。从1956年自愿报名到桓仁落后山村教学,到1981年调入本溪市内工作,她把25年的青春和热情献给了大山深处的孩子们。其间,她因父亲的成分问题连同丈夫迟迟未得到的平反证明,遭受了种种不公平对待。虽然工作中总是挑最难最重的担子,但评优入党总是没有她。尽管如此,她从不抱怨,依然深爱着教育事业和山里的孩子们,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她带的班级是全校、全县最优秀的,她是一名称职的人民教师。1980年,44岁的白雪慧终于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  张树玉虽嘴上不说,但工作上一直和妻子比着高低。在桓仁工作25年间,他跑遍了桓仁的每个村庄。在救死扶伤的同时,作为妇产科大夫,他还在医疗条件极其简陋的情况下,完成了桓仁首例用马尾缝合输卵管的手术。白雪慧和孩子们至今都记得,为了练好伤口缝合术,张树玉虚心向针线活做得好的人求教,其中就包括妻子白雪慧。孩子们更忘不了,无数个夜晚,妈妈在批改作业时,爸爸就在一旁一遍又一遍地缝袜子、缝袋子,一针一线细密到不仔细辨认基本看不出针脚的程度。

  1981年1月,医术精湛的张树玉被调往本溪市中心医院担任妇产科主任,白雪慧在本溪市内的新单位也欢迎她早日报到,但白雪慧没有那么做,而是继续留在桓仁,直到她带的毕业班的孩子们毕业升入初中。

  “姥爷姥姥面对逆境,仍然爱岗敬业,是我们一生都值得学习的榜样。”外孙女在日记里这样写道。 

张树玉、白雪慧夫妇和他们的5个儿女。 

  即使得罪人也不失刚直  

  “即使得罪人也要说真话,不失刚直。”白雪慧在书中这样写道。张树玉说:“老伴儿一生都这样做,也要求孩子们这样做。虽然她不止一次吃过说实话的亏,但始终教育子孙后代做人不要违心说假话,她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要说真话、做好人,即使得罪人或吃亏也值得。”

  1981年,白雪慧调到本溪市内的东明小学。因学校当时缺校医,且老师中只有白雪慧是医生家属,占着近水楼台的优势,她被学校推举做校医。人过中年改行,对白雪慧来说既是压力,也是动力。她一方面跟张树玉苦学医学知识,一方面尽快熟悉掌握单位职工医药费报销等相关业务。

  有一次,一名老师找白雪慧报销医药费,白雪慧看到报销单又是厚厚一大沓,金额算起来居然比全校老师报销费用的总和还多。联想到这名老师几年来的医药费始终畸高的情况,白雪慧要求她说明原因。那名老师知道理亏,央求白雪慧看在同事的面子上高抬贵手,可白雪慧不为所动,及时堵住了医药费报销的漏洞。有人劝白雪慧,没必要为公家的钱得罪同事,小心吃亏上当。她却总是笑着说:“我家张树玉就因正直吃过亏,现在不也很好吗?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,我怕是改不了了。” 

  孝行为首是子孙本分  

  百善孝为先,在《略回首》中占据着大量篇幅。她在书中写道:“我的父母年纪大了,在老家生活得艰难,树玉便提出接他们来桓仁,可以床前尽孝。在树玉的赡养下,老母亲享了几年福后去世,老父亲长寿,活到91岁高龄。树玉总是给老人买最好的食品、用品,怕老人心疼钱,就说买的都是最便宜的东西。”

  父母是孩子的榜样,白雪慧和张树玉孝顺老人的点点滴滴,两个儿子三个女儿都看在眼里,记在心上,他们一方面尽着孝道,争着抢着到老人家中干活,确保两位老人始终儿孙绕膝,一方面把孝行为首的观念传给自己的儿孙。

  不仅如此,白雪慧和张树玉还要求子孙们,不要把孝行狭义化,对独居的老人以及需要帮助的老人做力所能及的事,同样也是尽孝。张璐璐告诉记者,全家人都牢记着两位老人的教诲,无论是在本溪工作的子女,还是在国外工作的孙辈,抑或是在外地求学的孩子,每人手里都有一本《略回首》,闲时读他们的故事,学他们的品格,在感动中传承良好的家风家训。

  来源:爱特雷锋

  编辑:孙玮

安阳文明网 吴起文明网 安徽文明网 开原文明网 湖北文明网 慈溪文明网 开封文明网 巢湖文明网 慈溪文明网 东营文明网